微信 手机版
首页 > 行业 > 关注 >
深交所向杭州高新下发关注函 涉及一笔8000万元的关联交易 2021-04-20 11:05:50  来源:上海证券报

4月19日,深交所向杭州高新下发关注函,涉及一笔8000万元的关联交易。

杭州高新近日公告,拟向关联方楼永娣提供借款不超过8000万元,用以解决原控股股东高兴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高长虹对公司的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问题。杭州双溪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双溪旅游)以其名下资产为上述借款提供担保。

楼永娣系杭州高新原实际控制人高长虹的配偶,为失信被执行人,且杭州高新本身资金紧张,作为担保方的双溪旅游卷入多起诉讼。为此,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这笔借款的可回收性、担保的可执行性等。

借新还旧补“窟窿”

据公告,上市公司拟向原实际控制人高长虹的配偶楼永娣提供借款8000万元,资金用于解决高长虹对公司的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问题。

这有些“羊毛出在羊身上”之意。深交所关注函的重点包括:借款的可回收性、是否会导致公司新增资金占用、担保的可执行性等。

因资金链断裂,杭州高新原实际控制人高长虹旗下的高兴集团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几乎全数质押,并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今年2月,高兴集团所持380万股股份被司法拍卖,高长虹掌控的持股比例降至21.27%,后续仍存在股份被强拍的可能。

此外,接盘上市公司控股权的厦门商人吕俊坤2020年11月离奇失联,个人及旗下企业所持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

前两大股东均深陷泥潭,杭州高新又怎能独善其身?继2019年巨亏2.9亿元之后,杭州高新2020年度预计亏损1.63亿元。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公司账上的货币资金仅1122万元。

在基本面堪忧、资金吃紧的情况下,上市公司拟出借8000万元,年化利率高达12%,这番“神操作”令人费解。

据查,楼永娣系失信被执行人。公开资料显示,作为担保方的双溪旅游卷入多起诉讼,截至2020年末净资产仅2133万元。另外,在多起诉讼中,高长虹、楼永娣、高兴集团、双溪旅游成为共同被告。

神秘第三方“当家”

2015年上市的杭州高新,最新市值仅约10亿元。由于前两大股东一个失权、一个失联,杭州高新的实际控制权风雨飘摇。

再看公司董事会,已然被“第三股力量”操控。今年1月,在实际控制人杳无音信、控制权可能生变的情况下,杭州高新董事会大换血,失联的吕俊坤阵营失去话语权,由小股东彭宇举荐的洪超升、傅俊基、王刚、陈元志等4人进入公司董事会。

资料显示,洪超升、傅俊基分别为杭州君来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浙江巨电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新任独董王刚为老板电器副总经理、董秘,另一独董陈元志是老板电器的独董。

持股仅约3%的小股东彭宇何以有如此影响力?与其他股东方有何关联?今年1月,浙江证监局发出监管问询,要求公司说明上述第四届董事会成员与彭宇、陈达敏及周毅萍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与实际控制人及第一大股东高兴集团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公司在回复中表示,彭宇与其他股东并无关联。

“从董事会变更信息看,浙江资本方已主导杭州高新的董事会,或在合力谋求拯救公司的出路。但难度很大。”浙江私募人士称,在这种情况下,上市公司再向前实际控制人配偶出借资金,如何保障上市公司中小投资者利益?

相关阅读:
热点文章
热点 图片